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专稿丨“煤价不如土豆价”,脱困路径何在?

字号:   

专稿丨“煤价不如土豆价”,脱困路径何在?

浏览次数: 日期:2015-12-07

行程近万公里,穿越北方四省区;深入陕蒙晋鲁一线重点煤矿,获取一手调查数据;探究中国煤炭从“黄金十年”迅速滑落到“全面亏损”的真实原因;找寻煤炭行业脱困与转型的路径。《经济之声年终专稿——2015煤炭隆冬季》。

今天请看第四篇:《脱困的路径》。


煤电市场化开启 煤企电企玩起跷跷板

 

“目前的煤炭价格已经不如土豆价。”在11月3日召开的2016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的这番话透露出煤炭业的阵阵寒意。

 

2012年是一个令所有煤炭从业者印象深刻的年份:煤炭价格急剧向下的拐点出现在2012年,政策和市场发生的变化也在这一年密集出现。国务院办公厅当年年底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实施电煤价格并轨的市场化改革核心。煤炭价格全面市场化之路由此开启。

然而,煤炭行业在市场化之路上走了没多久,“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矛盾就成了迈不过的绊脚石。改革之前,电煤合同的最高限价保护了电企利益,而现在没有了最低限价兜底的“市场煤”,滑向了跌跌不休的深渊。大而不强的中国煤炭企业,在今年第三季度迎来90%以上的大面积亏损。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院长岳福斌把煤企和电企比作是此消彼长的“跷跷板”关系。在他看来,当前的煤炭行业要摆脱困局、点亮自己,首先要点亮“电煤价格”这盏应急灯。

 

岳福斌:应急之策就是稳住煤价。怎么样稳住煤价?这时候政府应该当好人,政府直接出面,我就抓电煤。

岳福斌的提议得到了煤炭业界的响应。伊泰集团副总经理翟德元同样认为,只有抓了价格这个“牛鼻子”,才能让煤企活下来。而稳住电煤价格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由政府设定电煤最低保护价。

 

翟德元:煤价应该坚持煤电互利的前提下,确定合理的煤炭最低保护价,比如说一毛钱一卡,这是适宜的,也是合理的。

不过,按照岳福斌的分析,协调与电企的关系只是防止煤炭行业跌落悬崖的权宜之计。从世界范围看,电企并不是煤企的救命稻草,以工业革命先驱英国为例,英国宣布将在2025年前逐步关停燃煤电站,以煤发电正在走向终结。

 

要治标还要治本 10亿产能过剩如何治?

如果说稳住电煤价格,只是治标之策的话,那么煤炭行业要真正摆脱困境、点亮自己,还得寻求治本之策?作为全国500万煤炭从业者之一,神南矿业董事长吴群英在跟记者谈到行业如何治本之时,声音明显高亢。

 

吴群英:最大的现状问题,就是产能过剩,这样一过剩呢使一切措施都显得很苍白,要说煤炭行业困难,就这一个问题,如果砍掉十个亿,都不困难。

据保守估计,我国煤炭行业的形成生产能力约在50亿吨左右,超出需求将近10亿吨。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是“国家十三五规划”的专家库成员,刚刚完成最高层决策咨询任务的他告诉记者,煤炭业要想重新点亮前进之路,首先是要控制产能扩张,跳出“煤价越低越生产”的怪圈。

 

周大地:没有解决市场问题,继续去用新的投资把原有的投资损失给找回来,就可能形成新的投资失误。所以我觉得首先来讲,是要控制产能的盲目扩张。国家的政策就是不要再鼓励地方,新增的这些产能该停的要停,这个信号要给的很明确。

按照周大地给出的行业脱困路线图:第一步,要防止新增产能的扩张,先止住血;然后,将部分现有产能淘汰出局,实现换血。而要实现产能大换血,必须依靠经济手段和政策手段合力来推动。

 

周大地:经济手段淘汰掉一部分,就是我不能全面的补贴,你现在成本高的你就得退出,第二个就是你质量不好,我也就能从技术上,从清洁的标准上,对你进行施压,从煤质出发淘汰掉一部分。

 

 

牵一发而动全身 “棘手”问题谁来接盘?

然而,由于过剩产能的体量巨大,宏观调控的推力稍不留神,容易触发矛盾。

 

山东淄博矿业集团董事长孙中辉认为,在现有50亿吨煤炭产能的背后,是约500万人的从业群体,如果淘汰10亿吨产能,就意味着近100万人下岗。

 

孙中辉:关掉带来的问题,我感觉就是人员安置。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们还有3个矿要关,还有6000人需要安置,这个确实是比较困难。

 

人员安置还不是问题的全部。企业倒下之后,还有社会化职能的移交、遗留债务的处理等一系列问题。同孙忠辉一样,各地煤企的负责人普遍希望,将这些“棘手”问题统一交由政府的“有形之手”来接盘。

年近七旬的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见证了中国经济多个行业的调整升级。在他看来,落后产能淘汰的故事每一天都在发生。

 

周大地:职工的安排从国家来讲,也只能适当的解决这些人的后续问题。你这个煤矿光想赚钱,不想负担这些社会的必要负担?至于具体的调节来讲,每个行业都碰到这个问题,这在我们经济转型中一直发生,所以也不用把它作为一个多大的难题。

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院长岳福斌同样认为,淘汰落后产能势在必行,只有这样,才能点亮煤炭全行业。

 

岳福斌:我不保护落后,让30%的企业发展得很好,有30%的企业必须死掉,不淘汰不死一批,中国煤炭企业好不了。

煤炭隆冬季的采访接近尾声,在最后一站山东济南,当地煤炭局安排了一场行业座谈会,原定3小时的会议一再延时最后开了近6个小时。10多位煤企负责人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自己看到的困难,谁都不想自家企业下一个倒下。然而,煤企倒闭潮恐怕在所难免,一份由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牵头的报告预计,在“十三五”期间,煤炭企业数量要从2015年的6390家骤减到3000家以内,按此计算,超过半数的煤企都熬不过下一个五年。而眼下这个煤炭隆冬季的黑夜还会持续多久,谁都没有答案。

 

来源:经济之声《天下财经》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