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经济下行激发火电投资 雾霾下的火电“大跃进”

字号:   

经济下行激发火电投资 雾霾下的火电“大跃进”

浏览次数: 日期:2015-12-01

11月的第一个周末,中国东北的大多数居民都被雾霾“圈禁”在了家中。据当日气象报道显示,该地区的PM2.5指数已经爆表。

      煤炭再一次成为了雾霾发生的众矢之的,然而造成雾霾爆发的也许不仅仅是惯例会在冬季出现的煤炭供暖,或许还有在中国各地正热火朝天建设的火电厂。

      11月11日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的《中国煤电逆势投资的后果》报告,直接指出了中国燃煤发电的弊端。报告还显示,2015年1至9月,中国已有155座燃煤电厂通过了环评审批,相当于每周有4座燃煤电厂要上马。

记者调查得知,伴随着火电审批权下放至省级,火电项目的获批更加密集,不到两年便步入无序发展的囧境,安徽、新疆、东北如此,山西更是如此。

      火电,建还是不建,都是一个问题。国家能源委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火电体量过大,必要的调整和改革是必需的,也是经济发展需要的。  跃进

这次,山西又成为了典型。

      两年前,国家能源局下发文件同意委托山西省核准低热值煤发电项目,获得1920万千瓦低热值煤发电项目的建设指标,且允许自主审批。不料,这引发各大发电企业的一番厮杀。

      “山西这么多煤矿,遇到发展困难,煤都销不出去,为何还要大推发电项目?”“山西全省用电量减少,为什么还要增加发电装机容量?”随着总装机1920万千瓦低热值煤重点项目的逐一落地,争议至今未断。

      记者采访发现,山西本身并不缺电,但在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调整面临巨大压力的关头,密集上马火电项目与其经济效益息息相关。据统计,山西在2015年1-9月份审批通过的火电装机量达21.3吉瓦,位列全国第一。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其它省份。

      稍早的8月17日,即便是在京津冀大气污染严重的形势下,河北华电裕华火电项目也获得了路条,一并列入河北2015年火电建设方案6个火电项目之一。接着,辽宁省、安徽省也相继发布火电获批的消息。

另据记者梳理,不论是经济欠发达的河北、山西等地,还是经济发达的广东、福建,在今年无不上马一大批火电项目,数量三至五个不等。

      相比地方政府,企业对火电项目更是“逆势”扩张。据中国神华披露,旗下5000兆瓦的煤电项目已在上半年顺利投运,还有神华旗下的格尔木电厂、胜利电厂、神东准东电厂项目等获得路条。

      “如果煤电项目继续大跃进式增长,将在‘十三五’期间造成超过2亿千瓦的装机过剩和7000亿元投资成本浪费,十分可怕。”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袁家海近日忠告称。

      据一个电力网站统计,今年全国上半年审批的火电项目达到95个,新投产2343万千瓦,增幅高达55%。“相比煤炭,火电的利润挺丰厚。”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刘杰说。

矛盾

      “火电过剩比想象得还要大。”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说。“今后那些在建的或拟建的火电项目一旦投产后,全国的火电将出现严重过剩。”林伯强说。

      “多上1千瓦都是负担”。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周大地近日在一论坛上抛出了严控新增火电的观点,他同样担心发电装机增长与用电量下降的矛盾会激化。

      事实上,自去年开始中国电力过剩被不断质疑,但问题是,燃煤电厂装机容量逐年增长,但用电需求量却在减缓,今年有可能出现负增长的危险。数据显示,2013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是7.5%,2014年是3.8%,今年10月下降至0.2%。

另一个更严峻的事实是,环境污染的步步紧逼。最近华北和东北出现了罕见的雾霾,北京连续七八天暗无天日,均与火电有关。

      但是在利润面前,选择是艰难的。今年上半年电力企业的利润增长达30%。原因就是煤炭价格的下跌,煤炭成本占火电成本的70%,各地在看到火电厂红火的时候,加大上马火电项目,并导致了恶性竞争。过去10年来,五大发电集团打了一场又一场的“资源争夺战”,从电力、煤炭资源到装机规模,从传统能源包括火电到新能源,从电力、煤炭市场到资本、人才市场,从新建项目到并购重组,激烈的竞争从未停息过。

      在各地官员看来,短期内,投建火电项目确有拉动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但长远无异于饮鸩止渴。

化解

      经济下行压力下,各地放松了对火电项目的审批。“目前已核准和发路条的火电项目的发电能力已超过‘十三五’新增电力需求。”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近日警告称。

      2015年只是一个开始。“即便政策强力助推新能源,但是火电一直提供了超过75%的电力能源,这种格局一时还很难改变。”林伯强称。

      尽管争议不息,但作为官方的能源局,采取了改造煤电的折中方法,让火电清洁,换取环境优化。有专家辩解说,“如果停止审批所有的火电项目,受损失的可能不只是发电企业和地方政府,而是整个产业链”。

      言及火电大跃进的原因,多位受访者对记者表示,除煤价下跌拉低成本、国家下放审批权外,发电企业和地方政府自身的利益驱使被认为是火电逆势上马的最大因素。

      “不管是作为地方政府的政绩也好,还是发电企业的利益也罢,火电作为主力能源,应该着眼长远,而不是只看当下”。18日,中国煤炭协会副会长左前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要有合理的规划和布局,才能让煤电发挥应有的作用,最大限度地减轻对环境的污染。

 


      而“眼下中国66%以上的一次能源消费依赖于煤炭,70%发电来自火电”。11月9日神华集团董事长张玉卓在“国际能源变革论坛”上表示。在他看来,煤炭在中国的主体能源地位一时难以改变。张玉卓还力图为煤炭被视为雾霾的罪魁祸首申辩,“根据神华的研究,北京雾霾的构成中,仅有25%来自于燃煤污染。”

      “没有感觉到火电企业生产时隆隆的噪声和废气排放的异味,只能看到那些高耸烟塔上洁白的蒸汽飘出,此刻正是火电厂运行的高峰。”18日下午,山西省社科院的一位能源学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然而隐藏在火电厂“大跃进”争议背后的,不仅仅是火电厂是否具备清洁技术,还有中国经济转型期的最大困惑——发展和环境究竟哪个更重要。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