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习近平提“供给侧改革”,高层经济思路现重大变化

字号:   

习近平提“供给侧改革”,高层经济思路现重大变化

浏览次数: 日期:2015-11-25

习近平提“供给侧改革”,高层经济思路现重大变化

2015-11-20 科研与信息中心 清华同衡规划播报 清华同衡规划播报
导读
“供给侧改革”最近成为财经界的热议词汇,虽然听起来很生僻,其实也就是换个角度看经济。投资、出口、消费三架马车的概念,大家耳熟能详,但这都是在“需求侧”角度下提出。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看来要在“供给侧”上做文章了。那么何为“供给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

 

1
首提“供给侧改革”

 

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今年10月10日,中央财经办公室主任刘鹤到广东调研时强调,要更加重视供给侧调整,加快淘汰僵尸企业,有效化解过剩产能

 

11月初,民生证券管清友和朱振鑫在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应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八条对策》,明确提出解决当下经济的问题,要“平衡需求侧扩张与供给侧改革之间的关系”。

 

从民间到官方,“供给侧改革”出现的频率在增加,甚至成为最高经济决策机构的新思路,期间透露的信号是很丰富的。

2
“供给侧改革”到底在讲什么?

 

“供给侧改革”背后是一个影响巨大的经济学派——供给学派。著名的拉弗曲线(税率上升到一定阶段,税额反而减少)就是来自这个学派。拉弗之本意当然不是鼓励政府寻找征税最高点,而是督促政府少征税,予民休息。供给学派是1980年代市场化潮流的理论基础,里根削减所得税依据的就是拉弗曲线。

 

拉弗曲线是一个简单的描述税率与税收关系的模型,意在说明,提高税率不一定能增加税收,税率的提高超过一定的限度时,企业的经营成本提高,投资减少,收入减少,即税基减小,反而导致政府的税收减少。

 

法国经济学家萨伊是供给学派的鼻祖。大名鼎鼎的萨伊定律这么说:供给创造需求。比照今天流行的各色谬论,萨伊定律具备了真理的简洁特点。萨伊定律是19世纪经济学的主流思想。

 

供给学派强调经济的供给方面,认为生产的增长决定于劳动力和资本等生产要素的供给和有效利用供给创造需求是指,一项商品生产出来,与人交换,这使生产者具有购买其他商品的需求。人们总是拥有无穷的欲望,欲望却不都是需求。只有提高生产水平,创造和他人交换的价值,才算是具有消费能力。穷人消费面包而不是宝马,这是由他的支付能力决定;太空旅行无法成为大众消费品,这受限于人类整体的经济水平。

 

 

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的需求理论横空出世。凯恩斯说需求往往不足,很多东西生产出来后,人们并不会购买。所谓“没有需求”只是由于各种原因,企业家生产了消费者不需要的东西。企业家降价讨好消费者,势必亏本。即便如此,有些产品还是无用的垃圾。这就需要企业家做出调整,否则长期将会破产。人们不愿意消费,生产势必陷入停滞;生产一旦停滞,就业不保。消费力又是来源于就业,怎么能让企业破产呢?消费不足是最大祸根,保护就业成了促进消费的重要手段。前者需时时刺激,以免生产陷入停滞;后者需要刻意保护,以免消费力减弱。政府组织工人挖沟再没意义,凯恩斯也认为有其价值:工人挖沟可保证就业,刺激消费,让经济运转起来。

 

供给学派重视发展生产,消费学派主张刺激消费,由于知识立场的分歧,他们提出的政策主张完全对立。供给学派主张给企业减税,恢复企业活力;消费学派主张民众多掏腰包,必要时政府帮忙消费。供给学派反对通货膨胀,认为那样是稀释纸币,不利于储蓄;消费学派则一再鼓励央行放水,恨不能将利息降至负数。中国人素以高储蓄闻名,在前者眼中是经济发展的后劲保证,在后者眼中却是阻力。很多供给学派的学者主张回归金本位,用黄金锚定政府发钞数量。对此,消费学派深恶痛绝,用通货紧缩理论以作攻击。

 

“供给侧改革”强调在供给角度实施结构优化、增加有效供给的中长期视野的宏观调控。未来我国推进新一轮经济改革,应从国际主流的需求管理方式,更自觉、更积极转向供给方面的改革创新,防止对需求的过度依赖,采用的供给管理与需求管理相结合的方法。

 

从“三架马车”到“供给侧改革”,这种话语变化勾勒出中国经济的演变,消费在国民经济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对供给侧的要求越来越高,在倒逼压力之下,“供给侧改革”的效果直接关系到中国经济转型能够平稳落地。

 

3
“供给侧改革”透漏了哪些信号?

 

“供给侧改革”,简单五个字,透露的信号却很重大。它显示高层的经济判断和治理思路出现调整。

 

 

▌ 信号之一:经济主要矛盾发生变化

 

“投资出口占比太大,消费占比太小”的时代正在远去,而“供给跟不上需求”正凸显经济增长的重要障碍。“供需不匹配”,是理解“供给侧改革”最基本的背景。

 

当下中国消费品供需正面临着不可忽视的结构性失衡。

 

一方面,传统的中低端消费品供给严重过剩,如衣服鞋帽玩具等消化不了,价格持续下滑;而另一方面,高品质消费品供给不足,中国居民在海外疯狂扫货,马桶盖也要奔赴日本购买。

 

按照国际经验,人均GDP在8000美元左右时,消费结构将从生存性消费向发展型消费升级,而当前中国人均GDP已达到7800 美元,可是供给侧远远尚未对发展型消费升级做好准备。

 

“供需错位”已然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大路障。民生证券管清友和朱振鑫认为“供给不足”和“需求不足”是当下最大的问题:

 

一是供给不足。

 

服务业、高端制造业、中西部和农村地区基础设施的供给依然严重不足,很多人为了购买一份心仪的体检产品或一个马桶盖而远赴海外,但也有很多城市却每每在暴雨之后成为水城。

 

二是需求不足。

 

传统工业的产能过剩依然严重, PPI已经连续43个月负增长,煤炭、钢铁、水泥等企业苦不堪言。产能过剩的实质仍然是产需不匹配,这种过剩也不可能单纯依靠里根经济学从供给端去解决。我们需要平衡需求侧扩张与供给侧改革之间的关系,一手扩张不足之需求,一手改善不足之供给。

 

“供需不匹配”的经济新矛盾是我们理解 “供给侧改革”的一把钥匙。

 

 

▌ 信号之二:消化过剩产能会提速

 

刘鹤10月份调研广东时提“供给侧改革”,主要就是针对消化过剩产能而言的。多个行业、多个地区的产能过剩正引起各方的担忧,它可能引发通缩、失业、经济动力不足等一系列风险。

 

习近平在10日的财经会上也明确“要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要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发展。

 

过剩产能已成为制约中国经济转型的一大包袱。产能过剩企业会占据大量资源,使得人力、资金、土地等成本居高不下,制约了新经济的发展。

 

有分析者指出,未来去产能主要有三大路径

 

1.加快企业并购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

 

2.扩大出口,通过一带一路战略等开辟新的市场,从需求端加快去产能;

 

3.加快产能输出,将工厂迁移至中亚、非洲等国家,在供给端消化产能;

 

目前房地产行业也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即“库存过多”,而房地产行业依然是国民经济增长的一大支柱。在这样情势下,习近平才强调“要化解房地产库存”。

 

 

▌ 信号之三:服务业的黄金时代到来

 

“供需错位”的矛盾格局下,“供给侧改革”根本上有两大任务,一是将资源要素从产能过剩的、增长空间有限的产业中释放出来,二是为提供中高端消费服务的“朝阳产业”输送更多的劳动力、资金、金融和技术。产业结构大变迁,意味着服务业的黄金时代已经悄然到来。

 

服务业是未来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双重稳定器。一方面维持经济增长,另一方面提供就业岗位。第三产业每增长1个百分点能创造约100万个就业岗位,比工业多50万个左右。对政府保持经济增长和稳定就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当下服务业发展的根本瓶颈不是需求不足,恰恰是供给不足。在教育、医疗、金融、旅游等领域,一方面国内抱怨声不断,另一方面大批消费者源源不断地到国外消费。究其缘由,这跟国内服务业供给侧的乏力有关。因此,中央强调“供给侧改革”,加大力度扶持服务业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中国首富王健林以体育产业为例,说明服务业在中国的巨大空间:

 

体育产业在中国只有两三百亿美金的收入,要做到美国现在的规模,还有几十倍的增长空间,现在中国人都追求健康、长寿,体育产业绝对有大前途。你如果能学会体育营销、体育经济、体育传媒等等,那一定不愁找工作,我们现在找这样的人都找不到。

 

王健林称,文化、体育和旅游等产业会成为中国经济的新亮点和投资的机会,这三个行业,起码今后十年之内,收入都会处在大幅增长的阶段,进入这三大行业就有大钱赚。

 

从“三架马车”到“供给侧改革”,这种话语变化勾勒出中国经济的演变,消费在国民经济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对供给侧的要求越来越高,在倒逼压力之下,“供给侧改革”的效果直接关系到中国经济转型能够平稳落地。

 

 

▌ 信号之四:更多力促经济转型升级的改革举措将发力

 

在供给学派理论中,研究的多是“供给侧管理”。然而,这次强调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宽泛意义上的“管理”被“结构性改革”取代,指向非常鲜明。

 

“这次强调的是在供给侧用结构性改革做大文章。”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指出,中国经济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相当突出,问题方方面面,但核心是体制机制问题,要着力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解矛盾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要加大力度推动重点领域改革落地,加快推进对经济增长有重大牵引作用的国有企业、财税体制、金融体制等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很重。”北京大学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中心研究员蔡志洲说,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搞活微观,增强企业竞争力;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让企业轻装上阵;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增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撑能力;进一步简政放权,助力创业创新

 

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关键阶段,需要我们持续努力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好,同时继续适度扩大总需求,使得中国经济在优化结构中实现转型升级、良性循环,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推动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本内容由清华同衡 科研与信息中心根据智谷趋势:“供给侧改革”!高层经济思路现重大变化(严九元)和人文经济学会:“供给侧改革”到底在讲什么?(陈兴杰)综合整理。

欢迎公众投稿,投稿邮箱:info@thupdi.com;请在标题处标明“微信投稿”字样。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