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建筑业等四大行业“营改增”启动延后

字号:   

建筑业等四大行业“营改增”启动延后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9-30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对四大行业营业税改增值税(下称“营改增”)的表述有了细微变化,这让业内人士预测今年营改增难以收官。

  楼继伟8月底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会作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谈到下一步财政工作时表示,适时将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纳入营改增试点。

  普华永道中国中区流转税业务主管合伙人李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四大行业营改增从以前“今年力争完成”的表述转为“适时纳入”,这意味着这些行业今年营改增不大可能实施,预计明年完成的可能性高。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告诉本报记者,“适时”的最新表述意味着营改增完成没有具体时间表,最终需要看国内外环境和营改增方案设计的情况再做决定。

  接受采访的上述两位专家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和财政收入低增长的背景下,四大行业营改增延期或受减税对税收收入冲击、制度设计复杂性和利益调整复杂等多重因素影响。

  营改增或2016年完成

  营改增自2012年1月试点以来,试点地区由点扩面再到全国,试点行业也陆续增加到“3+7”(交通运输业、邮政业、电信业和7个现代服务业),目前仅剩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四大行业尚未纳入营改增试点。

  营改增是“十二五”时期我国财税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官方力争“十二五”期间全面完成营改增的改革目标。

  今年6月28日,楼继伟作的关于2014年中央决算的报告中提出,今年力争全面完成营改增。

  当时不少机构和市场人士预计四大行业营改增方案或7月推出。

  李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当时他们了解到营改增的方案已经上报给国务院,等待国务院常务会议审阅,因此判断进展顺利的话方案最快有可能7月底出台,不过最终方案并未出台。

  按惯例,如果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营改增方案,财政部可以适时付诸实施。

  不过,相比6月底时的表述,楼继伟最近两次营改增表述有些变化。

  7月底,在全国财政工作视频会议上,楼继伟表示“抓紧推进营改增改革”。前述8月底的报告中,楼继伟的表态则是“适时将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纳入营改增试点”。

  胡怡建表示,从字面意义来看,6月底的表述意味着“今年争取完成营改增”,7月底的表述透露出“今年可能完不成营改增,但是要抓紧推进”,而8月底的表述则透露出“完成营改增需要看国内外环境和制度本身的情况,再最后确定具体时间表”。

  李军表示,如果今年确定完成营改增的话,按常理就不大可能用“适时”这个词来表述,而是直接给出时间表。综合各种因素,预计明年完成的可能性相当高,如果经济增速在未来半年重拾升势的话,明年上半年很有可能出台几大行业的营改增政策,并且在政策出台之后几个月内正式实施。

  营改增也是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中税制改革的重点工作,而根据财税体制改革的时间表,2016年要基本完成财税改革的重点工作和任务,这意味着营改增最晚或在2016年收官。

  减税力度或超预期

  胡怡建称,营改增推进表述的变化,实际上表明剩下的四个行业是否马上纳入营改增试点还有争议。首先要考虑的是,在目前税收不稳定的情形下,推进营改增是不是一个好时机?

  营改增推出的一大初衷在于减轻重复征税。国税总局数据显示,从2012年试点到今年上半年,营改增累计减税4848亿元。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曾估算,营改增覆盖至所有行业且税率调整完善后,将有9000亿元到1万亿元的减税空间。

  李军对本报记者表示,刚提出营改增总体方案的2011年,全国税收收入增幅约22.6%,而此后几年税收收入增速一路下滑,今年前7个月税收收入增幅实际只有5.4%。在税收增长放缓的情形下,营改增带来的大规模减税的影响让官方更加重视。而且下半年宏观经济看起来并不乐观,这就需要一个稳定的税收收入来保证财政支出、支持经济发展,这也是营改增推进速度放慢的一大原因。

  胡怡建表示,2014年营改增减税是1918亿元,而剩下的四大行业营业税税收占营业税总税收比例约为67%(四大行业年营业税税额约1.6万亿元),若以此类推,四大行业纳入营改增减税规模大概在6000亿元。而且营改增减税更多地体现在产业减税,下游行业可以获得上游行业的进项抵扣,所以减税力度可能超出了政府的预期。

  “营改增的减税是普遍性减税,和政府预期不完全一样,政府更希望高新技术企业、中小企业、创新性企业获得减税。”胡怡建称。

  制度设计更为复杂

  据国税总局统计,目前尚未改革的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涉及近1000万户纳税人,是已纳入营改增纳税人的两倍。

  这些行业户数众多、业务形态丰富、利益调整复杂,特别是其中房地产(000736,股吧)业、金融业的增值税制度设计更是国际难题,因此税率、计税方法、抵扣方式、纳税地点等税制要素的科学设计以及过渡政策的合理安排,事关营改增试点的平稳推进。

  胡怡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最后四个行业的制度设计本身更为复杂,涉及的利益争议大。前一阶段的营改增可能是普遍性减税,而剩下的四大行业营改增则是结构性减税,四大行业税负有增有减。

  “减税大家喜欢,若增税则阻力大。从现在看,营改增肯定是要推的,只不过用什么方案来推。”胡怡建称。

  四大行业的增值税税率基本的倾向性意见已经形成。针对一般纳税人,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的增值税税率为11%,生活服务业和金融保险业则为6%。

  目前,建筑业实行3%的营业税税率,房地产业、生活性服务业和金融保险业实行5%的营业税税率。

  胡怡建表示,建筑业的税率提高比较明显,本行业的试点企业税负增加的概率较大,不过从行业间抵扣角度来看,下游的行业抵扣力度也更大,所以总体上还是减税,但是推行阻力比较大。

  李军认为,营改增的延后,给一些金融及房地产企业为应对营改增争取了充足的准备时间,特别是系统改造等工作,但也给一些有大宗采购需求的企业造成了困惑。

  “企业若在营改增政策前采购大宗物品,未来难以获得进项抵扣。原来可能等待营改增政策出台再采购,现在营改增延期的情况下,企业不得不首先考虑业务需要,采购不大可能拖太长时间。所以企业应综合考虑,在采购策略及税务处理上进行调整和优化。”李军称。

  另外,李军建议企业在新签合同时需要预先考虑未来纳入营改增后的影响并对有关条款做相应调整,同时对于本行业营改增具体事项的相关税务建议、诉求应尽快通过各种渠道向政策制定部门及时反映。(第一财经日报)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