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煤炭产业链全解及前景分析 (二)

字号:   

煤炭产业链全解及前景分析 (二)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6-08

二、煤炭行业中长期前景:产能过剩尚无解,2017年方可进入存量去产能

 

“十一五”期间,煤炭行业盈利大幅提升,催生了大量的固定资产投资。惯性因素使得“十二五”期间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仍然居高不下,带来了大量产能释放。从数据上看,2011-2014年,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超过5000亿元,是“十一五”期间年均投资额的两倍。相应的,2011-2014年,煤炭行业每年新增产能投放在4亿吨左右,带来了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2014年底,整个煤炭行业实际有效产能大约47亿多吨,但产量仅有42亿吨,过剩产能达5亿多吨,且在建产能仍高达10亿多吨。未来随着新增产能的释放和需求的萎缩,产能过剩问题短期仍无解。

 

1、需求增速面临中枢性下移

 

宏观增速下滑及经济结构调整

 

随着来自人口、资源等约束的增加,中国经济增速逐步开始放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指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对于中高速增长,我们的理解是:维持合理就业水平上的有质量的增长;此外,结合去年以来领导层的多番讲话及政策风向,可以推断出在未来两三年内,7%GDP增速是合意的水平,而随后这一水平可能会平滑地向6.5%甚至更低的水平过渡。

 

其次,来自环境、资源等的压力导致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经济发展方式需要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增长的驱动力需要由投资转向消费和服务,这也就意味着传统高耗能、强周期的行业(包括钢铁、水泥、化工、有色)的需求出现长期下滑。从近几年的投资增速可以明显看到,第二产业增速由7.4%,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至16%

 

能源消费结构优化和替代性行业快速发展

 

近年来,环保问题逐渐成为我国的施政重点和民生热点,尤其是雾霾等大气污染治理,这促使我国进一步优化能源结构,减少燃煤提供能源的比例,增加其他更为环保的能源。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其中主要任务之一便是优化能源结构,降低煤炭消费比重。计划要求加快清洁能源供应,控制重点地区、重点领域煤炭消费总量,推进减量替代,压减煤炭消费,到2020年,全国煤炭消费比重降至62%以内,而天然气、非石化能源比重提升到10%15%以上。在能源使用上,计划指出对高耗能产业和产能过剩行业实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强约束,其他产业按先进能效标准实行强约束,现有产能能效要限期达标,新增产能必须符合国内先进能效标准。随着约束的逐渐加强,煤炭消费的弹性也日益降低。

 

综上,一方面,随着人口、资源、环境等的约束,我国经济发展方式需要从投资依赖型转向消费型和服务型,高耗能的增长方式难以持续,经济增速步入中枢下滑的阶段;另一方面,受环保制约,能源消费结构亟待调整,煤炭消费弹性和比重受到控制。以上因素均将使得未来煤炭消费增速逐步放缓。

 

量化角度,我们通过煤炭消费弹性系数(煤炭消费增长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之间的比值)来预期未来的煤炭消费增速。

 

以过去近20年数据为例分析可以发现,GDP增速>=10%,煤炭弹性系数在1.2左右;GDP增速<10%,煤炭消费弹性系数快速回落至1以下,平均弹性系数回落至0.8左右;GDP增速<8%,煤炭消费弹性系数下降为0.5以下,甚至会出现负增长。近两年,随着GDP增速的下滑,煤炭消费弹性系数逐年回落,2013-2014年均在0.3-0.4之间。未来随着能源结构的进一步调整,预计煤炭消费占比将进一步降低,消费弹性系数将进一步收敛。

 

假设未来三年GDP 增速保持在7.0%的水平,消费弹性系数维系在0.3,那么可以推断未来三年煤炭消费增速可以保持在2.0%左右的水平。

 

2、供给角度去产能道路漫漫

 

尽管中央层面对于煤炭行业去产能的政策要求早已有之,但地方政府出于对自身经济、财政收入和本地就业的考虑,煤炭行业的产能扩张在2010-2013年有增无减,直到2014年才出现新增产能规模的收缩,真正意义上存量规模的去产能更是远未出现。

 

新增产能预测

 

一般而言,煤矿的建矿周期是3年时间,因此,即使煤炭行业固投投资增速在2013-2014年已经显著回落乃至为负,2012-2014年间年均5000亿元的投资规模仍将在未来逐步形成产能。截至2013年底,煤炭行业施工规模10亿吨,未施工及规划中的规模7亿吨左右;假设施工规模的10亿吨(暂不考虑未施工及规划规模)2014-2016年逐步投产,则意味着每年投产规模仍在3亿吨左右,同时考虑到国家产能限制措施,新增产能规模将呈逐年下降趋势。

 

根据招商煤炭行业研究的推算,2014年煤炭行新增产能约为3.3亿吨,按照新增产能规模逐年递减的假设对其进行简单外推,我们假定2015-2017年新增产能规模分别为2.7亿元、2.0亿元和1.2亿元。

 

关闭退出产能预测

 

201311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意见》表示,计划到2015年关闭2000 处煤矿,其中2014年关闭800处,关闭退出产能4070万吨,后将2014年计划关闭煤矿从800处提高到1000处。由此我们按照比例可预测2014年关闭退出产能0.5亿吨。而随着产能限制措施的进一步落实,我们预计2015-2016年,关闭退出产能将逐步扩大。按照2012-2014年关闭产能的规模(0.2亿元、0.3亿元、0.5亿元)推算,2015-2017年预计关闭产能分别为0.81.21.7亿元。

 

运力释放有助产能转化为有效产量

 

煤炭行业过去的产能投放多集中在西北部地区,其中,陕西和内蒙仍受制于运力的不足。未来随着新的运煤通道的修通,特别是几条大的铁路线(晋中南铁路、准池铁路、张家口至唐山铁路)2015 年以后逐步释放运力,将有助于产能有效转化为产量。

 

产量预测

 

考虑在建矿井的投产和落后产能的关闭,预计2015-2017 年煤炭潜在产量增速分别为4%1.6%-1%。而随着国家在限产方面力度的加强(2014815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监局联合下发《关于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规范企业生产行为的通知》后,煤炭产量增速显著下滑,2014年全年增速大概仅有2.5%),预测未来每年的煤炭产量增速将保持在1.5%左右。

 

3、煤炭进口仍对供给端形成压力

 

此前,国际市场上煤炭供需结构的失衡、国际煤炭价格的优势以及长期低位运行的海运价格,使得进口煤大量涌入我国,2013年煤炭进口依存度上涨至8.13%

 

2014年全年,我国煤炭进口29122万吨,同比下降10.9%,自2009以来首次出现下滑,背后主要是政府限制进口的影响。但考虑到国际煤价持续低位运行,进口煤的价格优势仍然存在(以及近期国内大型煤企为了在2015煤电博弈中争夺更高的话语权而逆市涨价带来的进口持续回升),未来煤炭进口对整个行业供给的压力仍然存在。在综合考虑对国内煤炭市场预期和当前政府政策的前提下,我们预计未来几年煤炭进口量仍将维持在2亿吨左右。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