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不要抱怨煤炭,是利用煤炭的方式错了

字号:   

不要抱怨煤炭,是利用煤炭的方式错了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3-12

    雾霾是大自然给人的信号

  不能否认的事实是,我们近年的GDP是靠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完成的。我们在建高速公路、建楼房、建高铁的时候,都需要消耗大量的钢铁和水泥,钢铁和水泥实际上是靠煤来生产的。

  这种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是不是要这样保持下去呢?我觉得应该探讨,因为环境容量是有限的。其实我个人觉得,雾霾就是大自然给我们的一个信号,人要敬畏自然,当大自然已经给你很明确信号的时候,如果我们一定要保持原来的这种速度,可能到最后大自然会惩罚我们。

  我们的能源强度实际上远高于欧洲

  我们经常说环境容量的时候,一个指标是人均能耗,我们人均能耗比美国、西方少得多。第二个指标是每千美元GDP能耗。

  环境不是看人均的,环境是每平方公里排放的污染物。人均能耗我们很低,但是要查每平方公里能耗。欧洲有效面积是400万平方公里,我们虽然是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但大量人口居住在200万平方公里面积上,在这个面积上我们消耗了36亿吨煤,其中将近一半是中小锅炉燃烧的。按每平方公里来算,我们的能源强度实际上远远高于欧洲,这也解释了雾霾问题。

  能源安全本质是国力增加

  关于能源安全,前10年我们在能源供给安全方面可能没有用开放的心态去看。

  举个最好的例子,搞煤制油的出发点就是假如别人把我的油路封了我可以自己制油。有一天我自己在想这个问题,觉得这是个伪命题。如果真正到马六甲海峡出问题的程度,在中国任何地方建工厂都可以被摧毁。那是需要增加国力、增强海军的问题。在现在的雾霾情况下,我们必须要重新审视什么是真正的能源安全。能源安全,我个人认为是整体国力的增加,和各方面综合考虑的,不光因为有煤。

  不要抱怨煤炭,是利用煤炭的方式错了

  目前当务之急,一个经济上允许的方式是实实在在把洁净煤做好。总量不能像原来那么扩张了,在现有基础上,在保证国家经济不大滑坡的前提下,怎么把煤的清洁利用大课题做好。比如贵州要搞磷肥,搞磷肥需要硫酸,其实每年向天空排放了这么多硫,同时进口多少万吨硫,比如有这样的技术,在脱硫时可以做成硫酸,怎么集中利用,脱硫、脱硝、脱粉尘,做到除了二氧化碳以外,别的都达到天然气的标准。

  中国这么大国家,不可能所有东西全集中,这也不现实。对于不能集中的怎么办?把煤搞干净以后再去烧。原油如果不拿去炼直接烧,比煤炭要脏100倍,炼油工业就是把油搞成越来越干净,硫越来越低的燃料。不要去抱怨煤炭,是利用煤炭的方式错了,不能挖出来直接烧。把煤搞干净以后再去烧,英文叫炼煤,这块我觉得还得加强。

  可以在局部地区,比如水资源比较丰富,周围又是大量散烧煤的地方,把煤集中转成天然气。这不是解决天然气供应问题,是解决煤炭分散燃烧的污染问题。这样就可以集中把硫和硝脱掉,污染问题就解决了,这是完全值得探索的,技术是有的。

  能源战略靠座谈是谈不清楚的

  我们还是要有总体的国家能源战略。我们国家大家在谈能源战略的时候,搞石油的人有石油战略,搞煤炭的人有煤炭战略,搞电力的人有电力战略,搞太阳能的有太阳能战略,搞风能的有风能战略。我参加众多的所谓能源战略座谈会,大家都没有PPT,没有严格的数据和系统的全生命周期模型分析,都是在座谈。这么复杂的问题座谈是谈不清楚的。

  另外,我们其实最需要从国家层面的智库,有一批科学家做认真分析。如果真正要搞大部制整合,我觉得能源部首先是要成立的,这对一个国家非常重要。

  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GDP增长,能耗用电量是下降的,只是效率不一样,所以要发展经济,让能源停下来是不可能的。这么复杂的问题,人人都可以发表意见,但需要中立的一批人踏踏实实把所有模型建好,用数据去说话。应该有一批科学家和工程师,包括搞经济的人,好好把计算机模型做出来,模型做出来以后可以做不同的参数敏感性分析,最后定出短期、中期、长期的发展方向,这才是有说服力的。

  政府千万不要直接去选择技术

  我支持储能、太阳能、风能、核电,甚至作为国家的技术储备,像煤制油、煤制气我都是支持的。但市场是最终的选择者。作为政府来讲,就是保证公平竞争和市场的选择权,通过税收、价格,通过立法、执法,去影响公平的市场环境,最后让市场去选择技术。政府千万不要直接亲自去选择技术,认为这个可以发展起来,就拼命补贴这个。尤其是在自己看不清的时候,去选择会风险很大。

  对于能源来讲,第一,要清洁,不能有污染物。第二,经济上相对来讲接受得了,不能影响经济快速发展。第三,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低碳。作为政府来讲,能提供清洁的能够付得起的能源,这是需要的东西。至于最后哪个是解决方案,人民的创新力量是很大的,政府把规则、目标定好,鼓励不同的技术路线去试,最后好的都会胜出。

  制定改革游戏规则的程序很重要

  国内一说就是三桶油垄断,美国有几家石油公司?最大的就是那三四家。这不是有几家公司的问题,是市场的游戏规则和定价规则透明的问题。

  中国人很聪明,只要把这个东西透明化公开讨论,各方面摆清楚,而不是局部的几个主管处室控制,几个处长约几个人座谈一下就是专家意见。制定改革游戏规则的程序很重要,这是我的体会。

  还有一点,改革不要什么都去抱怨上边的政府,改革是每个人怎么样让今天做的工作比昨天做的更透明、更公平,把大家各方面的意见吸收进来,这就是改革。更多要注意的不是大的宏观的,而是局部的一些游戏规则的制定上。

  就像环境治理一样,改革也应该是全民参与的,假如一个小小的水务官的改革,都要从中央下来,我们的改革永远成功不了。改革实际上应该是怎么把广大人民的力量调动起来。我个人觉得,这个原则对能源体系可能显得更为重要。

(来源:能源网)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