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煤制油:困顿之下前景可期

字号:   

煤制油:困顿之下前景可期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3-06

   替代潮涌,煤制油项目密集上马

  近几年,煤制油在中国经历了一个从热到冷、又从冷转热的变化。

  2006年,国家发改委连发两道禁令:“停止批准年产规模在300万吨以下的煤制油项目”,“在国家煤炭液化发展规划编制完成前,暂停煤炭液化项目核准”。到2008年,发改委又再发《关于加强煤制油项目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提出除神华直接液化项目可继续开展工作,神华宁煤间接液化项目可进行前期可研外,“一律停止实施其他煤制油项目。”这使得煤制油的发展陷入低谷。

  然而,近两年,在雾霾压力、煤炭成为“罪魁祸首”的背景下,一些地方和大型企业掀起替代煤炭的热潮,包括煤制油在内的煤化工项目由之由冷转热,大有一哄而上之势。

  去年国家能源局下发规范煤制油、煤制气产业的通知,更被市场解读为肯定煤化工行业“大方向”的“强心剂”,“煤制油新项目冻结令宣告解冻”。

  神华集团作为“煤制油”的先驱,其在内蒙古紧张建设的“煤制油”项目,一直被视为国家能源替代战略的体现,热火朝天地建设着。国内几乎所有产煤省市都,也在酝酿规模不等的“煤制油”项目。

  有媒体披露,从2013年至去年上半年,总投资约5000亿元的22个煤化工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准许开展前期工作的“路条”,而各地上报发改委欲获得“路条”的煤化工项目还有104个,总投资额估计在2万亿元左右。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煤制油项目。截至2014年底,国内已经投产的煤制油产能约为150万吨,2015年还有100万吨的投产。

  神华、伊泰、兖矿、潞安等企业的十多个项目正在加快建设推进。这些项目全部投入运行后,中国预计将于2018年实现1878万吨/年的煤制油总产能。

  短板制约,煤制油面临发展难题

  在现代煤化工中,煤制油的研制历史最悠久。煤制油又称“煤炭液化”,目前国际上煤制油技术大体上分为两大类:直接液化(DCTL),间接液化(ICTL)。总体上看,煤制油技术是成熟的。德国、南非、美国、日本等国家都曾成功生产,德国甚至在上世纪40年代就实现过工业化生产。

  然而,煤制油有难以化解的难题。一是大量耗水。资料披露,煤直接液化法每生产一吨油品要耗水8-9吨,煤间接液化法每生产一吨油品耗水是直接液化的1.5倍。二是“煤制油”生产过程、煤与油的转换过程,会浪费大量的资源。有专家计算,间接和直接制油的煤炭,利用效率低于30%和50%,其间会浪费一半甚至更多的能源。三是“煤制油”还会对环境造成污染。除排放大量废气、废渣外,“煤制油”排放的二氧化碳为石油化工行业的7~10倍。大量生产“煤制油”,对环境的污染有可能带来灾难重庆能源集团松藻煤电公司化工专家介绍,建设1000万吨成品油煤炭直接液化项目,约需建设资金500亿元。如此巨大的投资,决定了“煤制油”的收益取决于规模,也受制于国际油价。

  “煤制油”工业化生产项目从立项到生产大约需要5年时间,5 年的油价和煤炭价格会怎样波动谁也说不清。这使得“煤制油”面临巨大风险。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国际上,美国、日本等国的煤制油只限于研究、示范和试验,都未应用于实际开发的原因。

  而且,目前国内大部分打算上煤制油项目的地区和企业没有掌握核心技术。有消息称,宁夏煤制油项目上马拟向南非某公司引进技术,技术转让价格高达10亿美元。201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发明奖中惟一的一等奖,由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甲醇制取低碳烯烃技术获得。这项成果标志着煤制油核心技术的一个突破,有利于带动产业的快速形成,为石油替代和煤炭清洁化利用实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还不足以在核心技术上支撑整个煤制油产业的发展。

  油价暴跌,煤制油生不逢时受煎熬

  煤制油项目的前期投入较高,生产也需经过气化、净化、费托合成等特殊的工艺和流程,这决定了煤制油项目的制造成本高过石油基柴油和石脑油。

  重庆能源集团专家作过计算,石油基化工产品的成本构成中,原油占全部成本的比重接近80%,这决定了油价大幅下跌必然带动石化产品成本大幅下降。而煤制油产品成本中,厂房、设备等的固定成本占了全部成本的一半,原料等可变成本只占另一半,其中煤炭成本只占30%。煤炭价格下降虽然也有利煤制油成本下降,但因占比不及原油在石油基产品成本中的比重,所以不可能与低油价条件下的石油产品相抗衡。

  毫无疑问,煤制油项目的投资收益,主要取决于国际油价。国际石油价格持续大幅暴跌,直接挤压煤制油的盈利空间,使其商业开发价值顿失。

  原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认为,当油价跌到70美元/桶左右时,煤制油竞争不过原油。 

  神华宁煤专业人员曾表示,目前国内煤制油的成本神华相对低一些,当国际油价维持在60美元的水平时能够保持盈利。

  兖矿集团的高层管理者则声称,当原油期货价格在80美元及以上时,公司的煤制油项目有望盈利。

  而重庆能源集团的专家认为,在煤价为每吨400元的条件下,油价在每桶80美元时,间接煤制油可以盈利,而当油价下降到每桶60美元时,煤制油项目就会亏损。

  国际油价,无疑是制约煤制油量产、阻碍其发展的最大杀手。

  偏偏国际油价自去年上半年以来持续暴跌。短短半年时间,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已经从2014年6月份每桶107美元的高点下跌50%以上,刷新了2009年4月以来的最低价格,也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国际原油价格短期内的最大跌幅。煤制油盈亏平衡点——油价每桶60至80美元——早已跌破。新年伊始,油价还在延续下跌的趋势。这不能不让人担心,备受煎熬的国内煤制油项目,还能挺多久?

  前景看好,煤制油走出困境可期

  煤制油是对煤炭这种低附加产品高效利用的一种途径,符合中国经济转型的要求。煤制油的最大意义,在于将不稀缺的煤变为稀缺的油。作为战略储备,煤制油的价值不容轻看。

  国内资深能源化工专家李大鹏曾表示,中国不仅不能停止发展煤化工,还应健康稳妥地促进现代煤化工快速发展。这是因为,中国是人口大国,要解决13多亿人不断增长的物质与精神文化需求,就必须保持经济较快增长。由于中国富煤贫油少气,人均剩余油气储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6%,依靠国内油气资源很难支撑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且受体制机制、地质构造复杂、管网建设滞后、油气价格尚未放开,以及水资源有限等因素制约,非常规油气开发也很难复制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的奇迹。因此,今后较长时期,中国能源结构仍将以煤为主。作为替代油气的重要途径,包括煤制油在内的现代煤化工不仅不能停滞,还要加速发展。

  虽然煤制油的发展取决于煤炭、水资源、环境容量等硬性条件,后期的发展尤其需要谨慎,上项目应避免一哄而上,但中国的能源资源秉赋,决定了煤炭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将是中国的主体能源,发展煤化工既有利于煤炭资源高效清洁利用,也有利于保障国家能源的安全。正是从战略的高度分析,煤制油的发展前景依然值得看好。

  国际油价眼下的大跌,未必意味着油价低位将长期维持,毕竟,石油是不可再生资源,能源大战不可能长久下去,油价的探底反弹必为大概率事件。我们对煤制油在内的煤化工的未来应当充满信心。

(来源:中国煤炭网)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