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字号:   

新常态和环保形势下煤企应加快转型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2-12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吕红星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健奇

  煤炭是我国重要的基础能源和原料,在国民经济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据统计,2014年前11个月,全国煤炭产量35.2亿吨,同比下降2.1%;预计全年产量同比减少2.5%左右,是自200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健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大气污染防治任务日益紧迫是煤炭产量下降的两个主要原因。她认为,煤炭的“黄金十年”已经过去,今后是买方市场,要走质量型道路,实现精益供应,关键在于煤企必须转变理念,探索适应的商业模式。

  当前,在经济新常态和环保形势下,调整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的步伐会继续提速,众多的传统煤炭企业应变被动为主动,加快转型。

  经济下行和环保压力是主要原因

  中国经济时报: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通报的数据,2014年全国煤炭产量将出现自200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煤炭产量十几年来首次下降的原因有哪些?

  周健奇:主要是我国经济增速放缓、煤炭市场需求下降造成的,表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自2012年开始我国经济发展速度放缓,GDP在连续12年保持8%以上的高速增长之后回落至中高速水平。钢铁、建材、化工等国内主要用煤行业的经营形式不容乐观,大批企业先于煤炭行业步入困境。由于煤炭市场供不应求、开采和流通成本较高等原因,国内煤炭价格在“黄金十年”期内迅速上涨,与其他主要产煤国形成了较大的价格差距。凭借价格优势,进口煤在国内煤炭市场的份额逐步扩大,国内煤企在国内消费市场正面临着激烈的全球竞争。

  第二,我国节能减排、大气污染防治任务日益紧迫,新能源、清洁能源对煤炭的替代速度已经超出原有预期。可以说,这是一种“倒逼”改革。

  第三,由于煤炭市场下滑,国家相关部门为稳定国内市场采取了控制煤炭总量的调控政策,这也是煤炭产量十几年来首次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

  相关政策取得了一定成效

  中国经济时报:为了使煤炭行业摆脱低迷,中央和各地政府先后出台了大量相关政策。例如,2014年12月1日,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正式实施。你如何看待各地出台的扶持煤炭行业的政策?

  周健奇:供需改变后,煤炭企业面临着十分严峻的挑战。很多煤炭企业是地方上的骨干企业,对当地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旦煤炭企业陷入困境,地方经济首先会受到冲击。

  鉴于此,中央和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缓解煤炭企业面临的困难局面,也取得了一定成效。其实,这些政策针对的很多问题早已有之,只不过被“黄金十年”的“辉煌”给掩盖住了,如税费过高、社会负担过重、审批难等问题。现在煤炭价格下滑,原来高煤价下的诸多矛盾开始逐渐显现,目前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出台符合新常态下的煤炭政策可以说是势在必行。

  要在扩“高效”的同时退出“低效”

  中国经济时报:危机,既有“危”,也有“机”,行业不景气是煤炭行业整合的良好时机,你认为煤炭行业的重组整合会向前推进吗?

  周健奇:煤炭行业的重组整合一直都在进行,在“黄金十年”整合力度更大,总结一下,有以下三个动因:

  一是确保煤矿安全。众所周知,众多小煤矿安全生产意识薄弱,事故频发,对其进行重组整合是十分必要的。二是扩大规模。为追求规模效应,许多煤炭企业在过去的几年都经历了整合期,并因此进入全球500强。在整合过程中,地方政府发挥了一定的主导作用。三是通过重组整合来承担政府的部分职能。这种职能主要由效益好的煤炭企业来承担,比如整合一些地方小型煤炭企业或者整合效益不好的国有资产等。

  当前,我国煤炭行业迫切需要解决的不是进一步扩大规模,而应是通过相关改革来促进转型,主要是对业务进行调整和优化。这里面也有“扩”的成分,但要扩的是“高效”,把业务做精,而不是扩规模。而且,要在扩“高效”的同时退出“低效”。退的压力其实更大,这里面涉及到了国企改革、结构调整等诸多问题。

  此外,煤炭企业如果进行重组整合,一方面要有资金实力,目前的绝大多数煤炭企业并不具备;另一方面也要突破地区间的壁垒,跨区域的整合并不容易。

  总之,煤炭企业要从自身实际情况出发,积极调整自身结构。政府的作用,就是为企业提供一个好的政策环境。

  煤电联营是当前抗击市场风险的重要举措

  中国经济时报:煤炭行业不景气背景下,煤电联营一再被提起,你如何看待煤炭行业不景气背景下的煤电联营?

  周健奇:煤炭企业的煤电联营属于业务多元化发展,自始至终都是应该提倡的。大企业集团业务多元化也是必然之举。

  在煤价高的时期,由于电价低、电煤采购成本高,业内曾经普遍认为煤企搞煤电联营不合适。目前情况不同,电煤采购成本随着煤价的下滑而大幅下降,发电的效益非常显著,煤电联营成为煤企抗击市场风险的重要举措。

  煤电联营可以有两种模式:一是煤与电合作办电厂,发电上网,就是我供煤、你发电,目前效益非常好。二是联合办坑口电站,通常会为了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转化效率、减少环境破坏而沿煤电业务链配套发展综合循环项目。但这就遇到一个问题:公用机组发的电必须上网,综合项目用电再从网上回购。由于上网电价和回购电价的问题,导致煤电综合利用项目整体盈利情况不尽如人意。

  煤电联营一直是我个人比较支持的一个发展模式,目前的主要问题主要是如何改革电力的垄断体制。

  煤炭行业的“寒冬”可能持续

  中国经济时报: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煤炭市场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但整个行业运行难言乐观。2015年,煤炭行业的“寒冬”会过去吗?

  周健奇:2015年煤炭行业的“寒冬”还会持续。我们不应因为2014年第四季度以来煤炭市场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就盲目乐观。第四季度是采暖季节,用煤量比其他季度高一些是很正常的。通过历史煤炭价格曲线也可以看出,即使是在“黄金十年”,煤炭价格也不是一直在上升,而是呈现出一定范围内的上下波动。

  另外,煤炭市场出现的一些积极变化,也和限产政策有一定的关系,不能仅看2014年第四季度出现的暂时好转就片面地看待这个问题。

  要走质量型道路

  中国经济时报:如何看待新常态下的煤炭行业?对国内煤炭行业的前景,你有什么看法?

  周健奇:煤炭仍将是我国目前乃至今后相当长时期内的基础能源,这已经是业内和业外的基本共识。我国拥有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费市场、经济增速虽然下降但仍保持了一定水平。目前的主要问题在于行业是否适应今后的新常态。在“黄金十年”间,煤炭行业身处卖方市场,煤炭不愁卖,只要是挖出来,就能卖掉。今后是买方市场,卖煤的要满足客户需求才行。今后,发展模式没有太多分歧,要走质量型道路,实现精益供应,关键在于煤企必须转变理念,探索适应的商业模式。

  总之,煤炭仍将是我国目前乃至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内的基础能源,只不过随着新能源和清洁能源的进一步开发,其比重会相对下降。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